发改委:进一步推动企业部门结构性去杠杆

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记者:
  政治局会议在部署下半年工作时提到,要更多用改革的方式来促进内需消费,接下来可能会通过什么样的改革方式来促进国内消费?谢谢。
  孟玮:
  谢谢,消费这个问题大家也都很关注。近期,党中央和国务院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促进消费的政策文件,不少地方也推出了一批有针对性的措施,可以说,各方齐抓共促扩消费的局面正在形成。按照党中央、国务院决策部署,下一步重点将推进四个方面工作。
  第一,疏通堵点促消费。也就是坚持问题导向,找准“症结”所在,推动相关部门和地方出台实施一批促消费举措,特别是要针对消费领域突出的“痛点”“堵点”问题,加快破除制约居民消费的体制机制障碍,大幅减少微观管理事务和具体审批事项,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资源的直接配置和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,促进居民消费提质升级。
  孟玮:
  第二,稳业增收促消费。要千方百计做好稳就业工作,为提升居民消费能力打下坚实的基础。抓紧出台实施《关于多措并举促进城乡居民收入合理增长的行动方案(2019—2020年)》,通过激发重点群体增收活力,促进农业农村和户籍制度等重点领域改革,稳定工资性收入预期,拓宽财产性收入渠道,切实提高居民收入,增强居民消费能力。
  第三,改善环境促消费。加快推进多行业和多领域放心消费环境建设。加强消费者维权信息化建设,实现“一地受理、全网查询”,形成线上线下融合的消费者维权服务体系。加强农村商品质量检查监督,严厉打击假冒伪劣商品和欺骗消费者的行为。
  第四,形成合力促消费。7月15日,国务院办公厅同意,由发展改革委牵头并会同中宣部、科技部等25个部门和单位,建立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部际联席会议制度。下一步,我们将充分利用部级联席会议这个平台,推动促消费政策的统筹衔接,共同抓好促消费政策措施的落实落地。谢谢。
  时代周刊记者:
  7月底,发改委等四部门发布了《2019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》,强调加大力度推动市场化、法治化债转股,能否介绍一下企业降杠杆方面有哪些具体措施?降杠杆如何与稳增长目标相协调,未来还将采取哪些措施?谢谢。
  孟玮:
  谢谢您的提问。企业部门结构性去杠杆的根本目的是降低企业的债务风险,提高抵御冲击的能力,夯实国民经济长期稳健运行的微观基础。处理好“去杠杆”和“稳增长”的关系,一方面,要坚定去杠杆方向、防止风险持续累积;另一方面,既要防止高负债企业债务风险集中爆发,也要避免低负债企业的合理投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。这就需要在去杠杆的手段选择上注重采用发展型手段,具体来说,包括市场化债转股、多渠道补充企业资本金、引入优质战略投资者、盘活存量资产、优化企业债务结构等。发展型去杠杆手段的运用在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同时,可以增强企业资本实力,促进企业提高盈利能力,对稳投资、稳就业、稳金融都有积极作用。因此,企业部门结构性去杠杆与稳增长并不矛盾,稳妥去杠杆对于提高中长期经济增长质量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。
  下一步,将重点从三个方面着手,进一步推动企业部门结构性去杠杆。
  一是促进市场化债转股增量、扩面、提质。市场化债转股可以在降低企业负债的同时增加权益资本,见效快且对企业生产运营冲击小。通过引入外部股东,市场化债转股为企业提供了完善治理结构、清理资产、业务调整的良机,可以实现去杠杆与混合所有制改革、剥离低效无效资产、聚焦主业的有机结合。
  二是稳妥出清“僵尸企业”。“僵尸企业”无效占用大量金融资源,是企业部门负债较高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加快出清“僵尸企业”,既有利于降低存量债务规模,也有利于释放金融资源用于支持有发展前景的企业,从而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  三是完善企业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。结构性去杠杆工作既要亡羊补牢,更要防患于未然。下一步将推动完善覆盖全部国有企业法人的债务风险监测系统,对企业杠杆率和债务风险进行动态监测,做到及时预警、及时处置,将风险降至最低。谢谢。李思阳

Author: admin